• About Anoworld

  • Travel

  • Photography

艾人姐基本上就是傻大姐的同義詞。每每到了一個景點她都會想一些招式來紀念一下,一下翻觔斗一下倒立,還推我們去模仿鐵達尼號在船桅上冰山前合照。這位密西根女孩熱愛戶外活動的程度之高,之前與男友一起在西貢買了一層樓、一台摩托車和一艘獨木舟。平常上班就騎車,週末就去划船,好不愜意。回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前,艾人姐介紹我們一間她之前住的hostel,因為這間離我們要轉機的國內機場較近,也位於治安較好的區,所以下了...

View full post »

loading...

一個單身女子,毅然決然辭去軟體工程師職務,來到南美洲流浪。我佩服她的勇氣,提醒她注意自身安全,她反而為我擔心,怕我遇到危險(我還有鬍子哥隨伺在旁咧!)。她就是這麼個為人著想的好心腸姑娘。我們在船上開戰後隔天早餐時間,她還拉著我的手很認真地說她覺得很抱歉,她當時真的很想為我們做點什麼。我看著她笑一笑點點頭。僅僅只是個小小的安慰,也讓人覺得窩心。分別的時候,大家交換了連絡方式。喜多美君折了一隻青天白日...

View full post »

loading...

本篇為情節重大抱怨文,我完全沒興趣記得他大名,是故姑且稱無名氏君。一百二十二條好漢同在一條船上二十二天,就屬無名式君最“特別”。行船頭兩天就會經過素來天氣捉摸不定時常狂風大浪的德瑞克海峽,大部分的乘客(包括我自己)只有三種選擇 : 嘔吐,吃藥跟與大浪奮戰睡到不醒人事。吃飯時間總是最痛苦的,必須搖搖晃晃一手扶扶手,一手扶牆壁通過長長的走廊抵達餐廳,一方面食欲極低落一方面還是得基於維持身體機能的概念,...

View full post »

loading...

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到卡拉法特,帶著夏天的暑氣逃到了阿根廷南邊終年被冰川來的風吹拂的小鎮。小鎮不大,卻因大量觀光客湧入讓他洋化的厲害。一間名叫拔辣的hostel裡,馬薩嘎促君窩在我們隔壁下舖。將自己安頓好後,馬薩嘎促君立馬衝去櫃檯詢問旅遊資訊,然後馬不停蹄跑去大街上的旅行社晃了一圈,把這幾天的行程都訂好了,效率之快。畢竟上班族一年只能請幾天假的情況下,總得把握假期的每分每秒。於是乎他接下來三天的行程是...

View full post »

loading...

旅途一開始,從南美洲飛到福克蘭群島。一個英國海外屬地卻在戰爭過後直到現在阿根廷人還牢記在心放不下,仍堅持用西語稱呼它的地方。我們遇到了搭義司卡君。同住一個屋簷將近一個禮拜,搭義司卡君和我認知中的日本人形象百分百迥異。大概是因為已經環遊世界五年左右的光景,他沒有一般日本人的拘謹,他顯得很自在,井然有序似乎跟他沒有關係。長長的頭髮與鬍子,髒髒舊舊的衣著,以及一雙破了好幾個洞勉強還是一體的鞋子。但是這些...

View full post »

loading...
M o r e   i n f o